感謝生命中的那個你,蝴蝶效應

作者:杏彩手机客户端下载-影视影评

“我會回來的,為了你!”那個坐在卡車裡有著長長捲髮和甜美笑容的男生倉促地寫下這行字,女孩在後視鏡裡追著卡車奔跑。這是男孩媽媽的決定,她想要帶領她的寶貝逃離,逃離這場噩夢般遺傳的瘋癲和戰慄。這種承諾,究竟是愛情嗎?我不知。我只知,對於年少時期的每一個人,承諾都曾經無比單純地重要過那麼一回吧。
    這個世界本就荒涼。任憑哪一只不起眼的昆蟲,輕輕扇動一次翅膀,就是軒然大波,就是更加鋪天蓋地的荒涼和失落。我們生活在一片平靜的暗湧之中,不可否認的是,那一點點微弱的火光點出的畸變和殺意是否會浮於水面,變成罪,變成罰,變成瘋癲。我們極其竭力地用盡辦法,用盡一生,為了潛意識裡那個可悲和躁動的自己辯護開脫。面臨這一處境的,男孩,他是可悲的,他肩負了一段掙脫不開的過去,因為不相干的人的錯,錯成了無法逃離和面對的罪惡。如果對於罪惡的見證也是一種罪呢?是否視而不見,就可以得到精神的開脫,救贖?
    讓自己靠近炸藥,然後拯救每一個人,那是耶穌的做法,祂肩負起了並不屬於祂的罪過。只是這位耶穌發現自己竟是一個可有可無的存在,他的犧牲不為人賞識,這所有的輪迴,所有的反復和補救,都通向了一個又一個提心吊膽和心力交瘁。如果原罪是真的呢?如果根本存在本身就是錯呢?會不會給這個世界,這個有序的、和諧的世界減少一些負擔,免得來這一趟,死過十回也不見被人珍惜?
    “不能讓他重來那麼多次,卻沒有報應。”如果那不是心理扭曲的妄想,而是真實的重來,在滿臉是血,大腦抽搐之後,下一個鏡頭,就是日記的那一頁,一切從頭再來,他又該費盡心思,去演一遍今生的故事,去一個人製造和忍受這不堪的恐怖,他為的是找到一個答案,一條出路,他自大地以為自己可以找到一種救贖,並且他認為自己就是這種救贖。
    以及自以為是地在最後的一次“重來”之中,把心愛的姑娘推開。我們不再認得。我們不再是朋友。這樣,在我墜落深淵的時候,我可以獨自品嘗這血腥和屈辱。我可以挽救,保全,心愛的你。
    以至於多年之後在繁華的街頭,人潮之中,我看見你,只是一個影子,一幅畫面,一件我沒有辦法觸及的織物。如果我沒有遇見任何人,那麼就不應有愛恨憂愁這些奇奇怪怪的滋味了。只是我們每一個人,或多或少都在對這份徒勞無功知情的情況下,仍然在努力著,反反復復,千次萬次,編織一個輪迴,來彌補我們所釀成的浩劫,懺悔著我們的罪過。
    因為愛的過程,我們有了閃失,我們也許引起了另外一個半球海上一場強烈的風暴,但我們不能對這種感情失去信心,我們不能對這種反反復復的追尋失去信心,因為這是我們的本質。
    “你會回來的,為了我。”也許你已經步入垂暮之年,行動也不再自如,但你回來了,你是對於我的一個合理的解釋,你啟示著我的欲望,我的深愛,以及我對於永恆的相信和理解。即使我們從未相遇。

肯恩第55課

有些人,註定只是生命中擦肩的過客。

© 本文版权归作者  张大宝子Matt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第五十五課  今天要複習下面的幾個觀念:

從此在各自的幸福里,那些以前的舊時光,那些你教會我的事,我會永遠記得。

(1:1)(21)我決心以不同的眼光去看事情。

那種純純的感情,小小的你甚麼都不懂,只是在看見他的時候,會不由自主的停下腳步,只是在不見他的時候,會不由自主的搜尋他的身影。遠遠地觀望,遠遠地看著他笑,就如一杯咖啡,苦澀中卻有一絲甜蜜。經歷過許多,然後長大了許多,這才發現,原來,那不是愛情。但是,這會是我們一生最美好的回憶,沒有傷害,只有成長。

耶穌在此直接向我們心靈的選擇力量喊話。

他讓你明白,愛一個人不是擁有,只要對方幸福,你就會覺得快樂;他讓你明白,感情就如天平,就算你傾盡所有的付出,你們也不一定能夠永遠平衡,終有一天,感情會經不起重壓而失衡。茫茫人海中,你遇見了他,戀上了他,然後離開了他。感謝他的決絕,讓別人有機會可以來呵護你,關心你,把你當成手心里的寶。

(1:2)我目前所看到的不外乎疾病、災難與死亡的徵兆。

滿足了你小小的虛榮心。他教會了你愛,他給予了你愛,他讓你在一次次哭泣中明白,要學著看開,那些海誓山盟,天長地久,即使他不再為你兌現,你也不要懷疑你們的那段感情。也許那個時候,他真的那樣想過,也許那個時候,他真的把你當成了他的一輩子。只是他也不曾想,時間會把一切的感覺都歸於平淡,那些瑣碎的事情,會磨平曾經的浪漫。

請留意,疾病、災難與死亡的原文是 disease、 disaster以

他教會你要堅強,無論如何,眼淚是最廉價的,如果他不再珍惜你,如果他不再在意你,你的眼淚,在他眼里,不過是厭惡的液體,他不再會認為你是楚楚可憐,他只會認為你是一個黏糊的膠水,急於脫身。愛你的時候,是真的愛了,不愛你的時候,那就讓他離開。沒有他,你一樣可以活得很好,真的!這個世界,不會因誰的離開,而坍塌。

及 death,三字都是以d作為頭韻,這得歸功於海倫在詩韻上的素養。我們在此看到耶穌要我們著眼於周遭的疾病丶災難與死亡,而不是著眼於愛、希望與喜悅,因為世間根本沒有這些東西。一點也沒錯,我們當初打造世界的初衷,就不是要它成為愛、希望或喜悅的家園。如果我們看不透這一點,就不會有任何改變自己心念的動機,反而會自以為是,認為只要著眼於光明而非黑暗,著眼於愛而非恨,著眼於生命而非死亡,就等

即使你對他沒有愛,但是愛一個人是無罪的,不要傷害他,也不要折磨自己。因為你的悲傷就是他過不去的坎,你的笑容才能夠讓他給自己一個離開你的理由,讓他知道,你很幸福,讓他知道,你可以過得很好,讓他,可以安心的放手。如若不愛他,不要有事沒事的找他,那樣他會誤會。被愛,是一種奢侈的幸福,可是,我們不能夠把這種幸福,當成自己的資本去炫燿和利用。

於改了心念。請看看,小我處心積慮要我們相信的一切,我們全都深信不疑,為此,我們真的需要隨時質疑是否值得拜小我為師。

被人在乎的感覺,真的很幸福。如果不是真的愛你,如果不是觸動了他心底的那根弦,他也不會在你面前落淚。他也會希望可以給你安全感,他也希望可以偽裝堅強。人到傷心處,眼淚無罪。無數次的爭吵,無數次的分分合合,直至最後相逢陌路,依舊感謝他,感謝他,願意放下面子,為你流淚。

(1:3-5)這不可能是上主為祂的愛子所創造出來的世界。我若看到這一切,證實了我根本不了解上主。因此,我也不會了解祂的聖子。

也許,你最愛的那個人,也是傷害你最深的人;也許,最愛你的那個人,也是被你傷最深的人;也許,與你相伴一生的,卻不是你最愛的,亦不是最愛你的;但是,他卻是最適合的,在轉角的那個點,至少你們沒錯過。

以上所說的這種心態,可說是最好的起步。反之,如果我們自以為看到一個光明、平安和喜悅的世界,我們便會認為自己十分了解上主、耶穌和他的《課程》,這實在是非常不幸的錯誤。反而是甘心承認自己看到了「疾病、災難與死亡的徵兆」,才會開啟我們的謙遜之心,而這正是通往智慧的起點,我們得先否定小我思想體系的「否認伎倆」,才可能在耶穌的指導下,一步一步看清靈性和小我確實是不可能並存的兩種心態,如同愛和恨,生命和死亡,喜悅和痛苦,一樣互不相容,只要把一方當真,等於否定了另一方的存在。

感謝每一個你,出現在我的生命中,即使最後,我們終究抵不過種種變數,沒能在一起……

(1:6-7)我所看見的一切也顯示出我根本不知道自己是誰。我決心從自己心內去看真理的見證,不再著眼於那些為我的幻相撐腰的證據。

如果這些人全都是一個人,那親愛的請你帶著這份幸運一直幸福下去~

一旦明白了形式和内涵之別,我們便可在新老師的指點下,目睹萬物的真相。這就是基督的慧見。這一慧見會幫助我

們憶起自己的真相;而且,唯有和弟兄一起,我們才算是上主

的唯一聖子。

(2:1)(22)我所看到的只是一種報應形式。

(2:2~3)我所見到的世界,絕不可能是慈愛之念的映影。人世間的畫面裡,每一物都在攻擊另一物。

耶穌在前文已有類似的說法,我們眼前的世界處處呈現著「每一物都在攻擊另一物」,而且絕無例外。因此,凡是認為自己看到一個愛的世界之人,便會相信自己心裡只存有慈愛之念,因而不想正視那些不慈的念頭。在這樣逃避正視的情形下,不慈之念便安然隱藏於心底;又基於投射的原理,壓抑下去的東西一定會想盡辦法找尋發洩的出口,接下來,其他人不遭殃也難。如果沒有意識到所有我們對別人的攻擊都是岀於自已心裡的不慈之念,自然就意識不到自已其實才是罪魁禍首。不僅如此,更糟糕的是,如果我們真的錯以為自己只有慈愛之念,就會相信自己的攻擊和判斷全是出於愛心。有鑒於此,看清世界的底細和認岀它的動機,是如此的重要。唯有與耶穌一起正視自己內心的不慈念頭,然後寬恕它們,有朝一日,我們才可能恍然大悟,原來覆蓋在這些不慈念頭下面的,竟然是我們與生俱來的慈愛念頭。

(2:4-6)絲毫反映不出上主及聖子之愛。這一畫面是我自己的攻擊念頭所打造出來的。唯有我的慈愛之念能將我由世俗的知見中拯救出來,並帶給我上主願我擁有的平安。

耶穌毫不留情地揭發世界的不慈本質:「絲毫反映不出上主及聖子之愛」。接下來,他又清楚地點明:「唯有我的慈愛之念能將我由世俗的知見中拯救出來」因為問題一向出在知見,而不在世界。疾病、災難和死亡並不存於外在,只因根本沒有外在這一回事;它們只可能存於充满罪咎、仇恨和恐怖的心靈裡。為此,極需改變的不是世界,而是這個知見,故〈正文〉有云:「不要設法去改變世界,而應決心改變你對世界的看法。」(T-21.in.1:7)話說回來,想要改變知見,總得把它從投射出去的形式帶回它的心靈源頭那兒才行。我們已解釋過,唯有如此,我們才有機會發揮心靈的選擇能力,放掉不慈的分裂之念,轉而選擇救贖的慈愛之念。

(3:1)(23)只要放下攻擊的念頭,我就能由眼前的世界脫身。

(3:2-5)救恩就在這句話中,你無法由他處尋得。若無攻擊的念頭,我就不會看見一個彼此攻擊的世界。當寬恕使我重新體會到愛時,我便會看見一個平安、喜樂及安全無虞的世界。我決心從眼前世界中認出那樣的世界。

救恩的定義,沒有比這段課文說得更明確的了。所謂救恩,絕不是把我們從這個世界或抽象的罪中拯救出來,而是將我們從自己的念頭中救拔出來。若要逃出《哈姆雷特》所形容「無情命運的明槍喑箭」那種恐怖世界,我們唯一需要做的就是和耶穌一起正視自己心底竄出來的可怕念頭。只要能和耶穌一起對小我思想體系那些無聊攻擊之念一笑置之,我們就會看到那些念頭自行隱退到它本來的虛無裡。那時,我們再往外看,只會看到一個「平安、喜樂及安全無虞的世界」,也就是寬恕化身出來的世界。

(4:1)(24)我認不出什麼是對自己最有益的事。

(4:2~3)我若連自己是誰都不知道,怎麼可能認出什麼才是對我最有益的事?我自認為對自己有益的事,只會使我在這幻相世界愈陷愈深。

我不知道自己是誰,因為我心目中的自己老是著重在「我」上頭。倘若我真的認為有一個「我」存在,便不可能知道自己是誰,那麼,我怎麼可能知道什麼事對自已有益?我認為最有益的事,通常都離不開某種自矜自是或自滿自得的心態,企圖保住自己那個虛幻的個體之「我」。

(4:4)我情願跟隨上主賜我的神聖嚮導,找出什麼才是對我最有益的事,我很清楚這不是單靠我自己所能認出來的。

若無外力援助,我們必然寸步難行,這是《奇蹟課程》反覆重申的重要觀念。換言之,若無聖靈或耶穌相助,我們根本就修不下去。唯有一顆謙遜的心才會說出這一番話:「我不知道,也不明白;謝天謝地,我心内有一位聖者知道;也謝天謝地,祂才是對的,·我全搞錯了。」難怪耶穌會說,他需要我們的程度不亞於我們對他的需要(T-8.V.6:10),除非我們向他求助,否則他愛莫能助。這個「聯袂探險」的觀念(T-4.Ⅵ18:2),在前面的「引言」說得更清楚:「只要我們同心協力,這盏明燈便足以驅散小我的陰影。」(T-11.V.I:3)缺了我們的參與,耶穌必定束手無策;當然,若無他的相助,我們也同樣一籌莫展。

下一段重申了「目的」這一重要主題,它的要旨散佈在《奇蹟課程》多處的章節,此處暫時點到為止。

(5:1)(25)我不知道萬物的目的何在。

52-3)世間萬物的目的,對我而言,只是為了證明我對自己的種種幻覺都是真的。我企圖利用每一個人及每一事件來達成這一目標。

說到究竟我們的每一個念頭以及我們在世間的每一個所見所聞都是有目的的,就是想證明自己是對的。這正是我們當初決定打造這個世界的真正原因:「我能夠打造出比上主造化更棒的世界!」在非此即彼的思想體系中,絕無例外可言。在愛的這一邊,神聖和愛不設例外;而在特殊性那一邊,也一樣沒有例外。我們不是愛就是恨,不是寬恕就是攻擊,根本沒有中間地帶。所以才說,如果我的自我是真的,我的自性就不可能是真的;反之亦然,不論小我多麽不甘接受這個事實。〈練習手冊〉到後面有這麽一句話:「也願我別忘了自己的虛無,我的自性才是一切。」(W-358.1:7)

(5:4-6)我相信世界就是為此目的而存在的。因此,我認不出它的真實目的。我賦予世界的這個目標,為它掛上了一副猙獰的面具.

我不僅一直利用世界来證明自已是對的,同時還證明自己的個體生命是真實的,絕非虚幻。這就意味著「為了保全自己的個體存在,我把上主毀了」幸好,我還有個正念之心,清楚自己是怎麼利用世界的,看見自己不僅攻擊得如此當真,還攻擊得理直氣壯。如果我要存在下去,每個人都必須為我這個私欲付出代價。同時,倘若我存心如此對待你,必也預料你定會以其人之道來對付我,因為外面每一個人都是我自己編出的夢中一角。這種世界不可能不可怕,不可能是安全的,因為人心的罪咎只打造得出一個註定遭受天譴而且難逃一死的世界。慶幸的是,如今,我終於心甘情願重新選擇了。

(5:7)願我敞開心屏,接納世界的真實目的,並撤回自己妄加其上的目標,學習認出它的真相。

這段再度點出,耶穌和他的《課程》無法代替我們修,只能苦口婆心提醒我們:「撤回自己對世界的種種信念吧!」是的,我們需要敞開心扉,撤回自己妄加於世界的目的。換句話說,我們必須真心誠意說出「我錯了」這句話。唯有如此,我可能認出世界存在的真正目的—唯獨寬恕是求。僅僅只有這一條路,能幫助我們發揮心靈的力量,重新選擇上主,不再抵制祂,安然踏上歸鄉之路。

本文由杏彩平台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