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宮中的戀人,填滿心的缺角

作者:杏彩手机客户端下载-影视影评

图片 1

(1)
 
這部電影有些不平衡。
 
七月與安生,在電影的最初總會讓人感覺她們的名字是不是取反了?看起來文靜乖巧的女孩怎麼會取了個燥熱的「七月」,看起來放縱不羈的女孩怎麼會取個了安定生活的「安生」,總讓人感到有些古怪的不平衡。
 
就像這部電影的原著是女作家安妮寶貝,改編這個故事則是四位女編劇(她們在寫劇本時分成「七月派」與「安生派」,寫到互相吵架冷戰再一起痛哭),最終,卻是一位年輕的男導演來表達這些女人的心思。
 
就像這個身為香港商業電影領頭人曾志偉的兒子曾國祥,最喜歡也深受影響的導演,卻是藝術取向的王家衛跟岩井俊二。
 
在跑片尾「特別嗚謝」欄之時,曾國祥第一感謝創造這個故事的安妮寶貝,第二則是感謝「岩井俊二先生」,因為《七月與安生》的精神與骨肉是多麼岩井俊二啊,它像是將一切攤牌的《情書》,它像是更宿命論的《四月物語》,它像是更哀傷的《花與愛麗絲》。
 
曾國祥將一切融合攪合,在一切的不平衡裡,從中找到屬於自己的意義、自己的女人故事。

在看電影之前,《星空》就是我最喜歡的幾米繪本,喜歡繪本中特別鮮豔又特別幽深的孤寂感,極具衝突,彷彿將心靈深處的秘密悄然翻起,讓現在的自己與內在小孩並肩而坐。 對我而言,《星空》就是內在的自己,那個明明應該長大,卻還是小孩的自己。 我習慣把書放在床頭,讓繪本中的女孩和男孩陪伴我在無數失眠的夜裡。每當色彩斑斕的畫面浮現眼前,我那被現實反覆折騰的浮躁之心總會緩緩沉靜下來。 在我心中,沒有人能將難以言喻的“寂寞”表達得比幾米更透徹,那些瑰麗無比的畫面佐以簡潔卻意謂深長的文字,便能觸及我心中無人知曉的內心世界。 之前幾部改編自幾米繪本的電影,總是形似神不似,雖有繪本故事,卻無法以細緻畫面和動人細節呈現幾米繪本中既璀璨又寂靜之感,每次看完總是失望而返。 看完電影之後,我發自心底的微笑了。寒冷的夜裡,彷彿有道暖流流過心頭,久久不散。簡單的故事以一種屬於幾米式的安靜氛圍,層層推進,從前所未有的豐富視覺到敞開心房後的溫暖感知,我終於在那片燦爛星空中看到更深邃的美麗。 【什麼都有,其實什麼都沒有】 電影以一個十三歲小女孩的視角為主。女孩與父母住在豪華的大房子裡,有一間專屬的房間,房裡琳瑯滿目擺滿了父母為她買的各式東西。她看起來什麼都有,唯一沒有的是,快樂。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父母總是吵架,一家三口原本應該美好的晚餐時光,不是一片靜默,就剩她自言自語。她懷念以前父母一左一右陪她一起拼圖的日子,也懷念小時候與爺爺住在山裡的美好歲月,那時他們的生活並不富裕,什麼都沒有,但她很快樂,感覺自己彷彿擁有了全界。 現在的她,很寂寞,經常一個人,沒有人了解她,也沒有人真正在乎她。她總是默默流淚,淚流完了,寂寞卻還是那麼深。 她看似什麼都有,其實什麼都沒有。 這不也是我們大部分時候內心的真實寫照嗎?小時候努力唸書,長大後好好工作,過著一種讓所有人放心的生活,但在一切漸入佳境的同時,心卻沒有因此更感富足,反而有個隱形黑洞不斷在心底擴大。 為什麼擁有更多了,卻比什麼都得之不易的從前更感匱乏? 網路手機的頻繁使用,使得人與人之間看似越來越緊密,然而事實上,什麼都能說的同時,卻好像什麼都沒說;什麼都看的同時,卻彷彿什麼都沒看見。 人來人往,卻沒有一個人擁抱自己的心,我想,這才是人之所以深感寂寞的真正緣由。 縱然我們都知道寂寞是人生常態,並不是與別人一起就能解決的生命難題,但在浩瀚無垠的星空中,若有一雙願意陪你一同凝視的眼睛,即便此刻天空濃霧密佈,你也一定能看到心中的那顆最重要的星。 那顆星的名字就叫:愛。 【“我們一起”就能填滿心的缺角】 電影中,男孩的出現,如同原本濃霧密佈的天空開始放晴,霧漸散去,一顆閃亮的星開始發光。 女孩發現男孩和她一樣不愛說話,總是躲在自己安靜的世界。她不由自主地跟在男孩身後,學他在文具店裡偷文具,並因此露出滿足的笑容。對女孩而言,“我們一起”做同一件事的默契,就是一種內心的陪伴。 她最想要的,不過是陪伴,但最難得到的也是陪伴。 她想和總是吵架的父母一起完成星空拼圖,她想去醫院陪伴生病的爺爺,但是父母總是讓她等一下,爺爺卻再也等不了她。 她的心,漸漸像眼睛一樣,開始不斷流淚,像最後缺了一塊的星空拼圖,也像最後爺爺給她的那隻缺了一腳的大象,再也無法完整。 所幸,女孩缺了一角的心與男孩缺了一角的心,竟不謀而合。 男孩在文具店提醒傷心欲絕的女孩別忘了付錢,女孩在狹窄巷弄勇敢與欺負男孩的同學打架。他們一起佈置教室,一起面對世界的殘酷,一起前往世外桃源。女孩經常掛在嘴邊的“我們一起”終於有人與她真正一起,無論好事壞事,都願陪她一起。 電影中最溫暖的一句話,莫過於這句再平常不過的“我們一起。” “我們一起”意味著快樂有人分享,難過有人分擔;“我們一起”再遠的地方,再黑的夜,也不怕迷路;“我們一起”就算全世界都不懂自己,只要你懂,心就不寂寞了。 我想起我聽過最動人的情話,不是我愛你,也不是我想你,更不是什麼與永遠或不變有關的誓言,而是“我們一起,不管你在哪裡,我都陪著你。”我發現自己和電影中的女孩一樣,並不需要滿屋華服與太大的房子,我最想要的是足以容納兩人空間的小世界,以及一雙無論去哪裡都不放開我的手。 對我而言,“我們一起”的終極意義就是“不離不棄的陪伴”。 所謂不離不棄的陪伴,未必是朝夕相處,而是自始至終一直將所愛的人放在心中無可取代的位置,這個位置不會因時間而消逝,也不會因距離而變改。它是無形的時光機,只要把心打開,就能看見內心深處唯一的那顆星依然為了溫暖自己而閃閃發亮。 【你所看到的世界,就是你的心】 我非常喜歡電影一如繪本的豐富色澤,女孩家瀰漫著濃郁的法式家庭氛圍,她的房間沒有一般少女的粉嫩氣息,用色大膽,頗具藝術感。然而,如此鮮豔的美麗卻與她黯淡的心呈現極大反差,就像繪本裡的畫面極盡燦爛,映照出的卻是我們內心幽暗的孤寂。 我想,不快樂的女孩,根本看不見她住的地方有多美,她的心早已掩蓋了一切。所以當她難過的時候,總是將箱子裡滿滿的寶貝一件件往外丟,她丟棄的不只是物件,還有她以為不再被愛的自己。 我們的心境,往往決定我們看到的世界。 於是我想起也曾在極度情緒下丟棄心愛東西的自己,當時以為自己不想要了,但不想要的背後其實是被傷害與失望所籠罩的心。不知如何自處?只能眼不見為淨,但如此也解決不了內心無止盡的失落。 只有心境得到改變,才能重新看到色彩洋溢的世界,即使真實的顏色並沒有那麼燦爛,我們依然可以看到幻想中那無與倫比的美麗。 幻想,並不是空想,也不是自我安慰的心理反應,而是一種當下心境的折射,比真實所見更真實,是內心真正的樣貌。就像電影中女孩與男孩一同坐上往森林穿梭的小火車,經過歲月的侵蝕,小火車的外觀顯得老舊斑駁,山裡的夜漆黑一片,唯一的光源是火車上的燈,女孩凝視窗外,睡著的男孩不自覺靠上女孩的肩,女孩露出溫暖微笑,原本平凡無奇的小火車頓時光芒四射,一飛上天,絢爛了整個天空。 如此絕美的畫面讓人彷如置身夢中,卻是逃離城市的女孩那一刻心中最真實也最美好的畫面。這就好比與喜歡的人一起去喜歡的地方,一起做喜歡的事,即使身處喧囂煩雜之境,我也一樣能感受到發自心底的安然與靜好。 有愛,且感受到愛,我們就能在平凡之處看到女孩內心的繽紛世界。若沒有愛,或者明明有愛卻無從感受,再美麗的世界,我們看到的依然是黯淡一片。 在早已看不見星空的城市裡,我看著電影的星空,感受到指尖傳來的暖意,那一刻,我終於看到前所未有的燦爛星空,在心底,在與愛同在的分分秒秒裡,我不再感到寂寞,只想好好緊握手心的溫度,在時光消失之前,用更大的能量留住愛,留住屬於我的星空。 【以為會消失的愛,原來一直都在】 女孩問男孩:“兩人之間的愛,會消失嗎?”男孩黯然點頭。 然而,長大以後的女孩卻慢慢發現,其實“愛”比我們想像中更強韌。關鍵在於,我們願不願意用心看見它的存在。 以前她總以為成天吵架的父母早已不愛她,連一向最疼她的爺爺也言而無信,未將大象的腳完成就離開她。以為不再被愛的傷害,成為十三歲女孩心中揮之不去的陰影。直到她在最脆弱的時候遇見那個陪伴她的男孩,讓她看見濃霧散去後的星空,也讓她懂得了有陰影的地方必定有光。 男孩就是她的星光與心光。 多年以後,小女孩長成大女孩,男孩的溫度仍未消失,她終於明白她始終擁有愛她的父母,即便他們已不再相愛;她也從不曾失去爺爺的愛,即使她再也看不見爺爺,但爺爺森林小屋中她的畫像不會消失。 在我眼中,《星空》中的小女孩與小男孩長大以後,就成了《戀之風景》的大女孩和大男孩,他們不只共享同一片星空,還在獨自所見的風景中看見對方。因此,女孩把男孩放在心中那個無可取代的位置,就像男孩從未忘記過她一樣。缺了一角的星空拼圖,也被男孩用“心”填滿了。 我在《星空》中隨女孩一同成長,在成長的過程中,看到淚水灌溉下,貧脊的心開出了更美更燦爛的花朵。我不再放大自己失去的一切,而是細數一路走來的溫暖陪伴,並在心中那個無可替代的位置與我最愛的人深深擁抱。之後,我再度看到女孩和男孩一起坐上發光的火車,往幸福的森林小屋前進。 我們是《星空》中悲傷的小孩,也是現實中孤寂的大人,悲傷與孤寂雖是人生必備的顏色,卻未必是最主要的色調,悲傷中依然存在的小幸福,孤寂中未曾消失的小美好,讓我們未能盡如人意的人生始終保有溫暖色澤。 《星空》的盡頭,讓我明白了:不會消失的愛,就是我們平凡人生中最不平凡的幸福。無須刻意追求,因為它一直都在,只要用心,就能看見;只要願意相信,心的缺角,就能被愛填滿。

三年了,一見你我還是潰散如蟻。

 

 
(2)
 
安生是紅色的。
 
她永遠穿著一襲亮麗的,有時可愛的,渴望帥氣的紅色,紅襯衫紅外套紅圍巾,拿著紅色的打火機點火,就連電影的開場三分鐘,看起來已經平靜冷淡的安生,還是擦著紅色的指甲油(在電影裡只出現過一次的安生母親,也是穿著大紅色的洋裝)。
 
她充滿熱情,充滿爆烈,說話直來直往,她絕對不輕易給別人自己想要的東西,喜歡說反話,喜歡開玩笑,別人說她的個性豪爽,那是因為她太沒有安全感了,追求自由的路途上每個瞬間都是渴望平穩幸福的挫折,她只用這種紅色來隱藏自己的自卑,只能用這種紅色來壓住家明這個男人,對一切的平和假裝,然後說謊。
 
她比誰都還要清楚,這輩子真的只有七月是真的愛她的,流浪五年之後,她知道七月是她真正的家,是她真正的唯一掛念,但她早就習慣用這種笑著的假裝,來藏住壓住自己的自卑。
 
七月說她很賤的時候,雖然還是笑著的,但是在那個瞬間,她也許已經了解,這五年不光傷了七月的心(離別時看見了玉墜及「問候家明」四字),也早就知道自己那個不是血熱紅色的心已經碎的連拼都拼不出來。
 
七月去家明的家質問安生,說她是「自欺欺人」,但自欺的是誰呢,是這一生根本沒有真正擁有過什麼事物,連友情也是七月口中「除了我之外有誰會跟妳當朋友」的安生,還是早就知道一切真相的七月呢,這個問題,可能連她們自己也搞不清楚。
 
安生養著七月的孩子,也一樣讓她穿著可愛的大紅色外套,說話跟安生自己也有點神似,但安生卻變成了那個平時安靜沉穩的七月,她知道她這個謊這輩子可能都圓不了了,但安生會用一輩子讓紅色繼續下去。
 
因為她知道,這個紅色已經不是她一個人的顏色了。

© 本文版权归作者  愛永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我們都是天生的戀人,與生俱來愛上另外一個生命的能力。
愛將我們聯結,也將我們帶入名為「愛」的迷宮。
那個漂亮的、開滿甜膩花朵的迷宮深處,稍有傾身就被劃出血痕。
我們總是和戀人一同信心滿滿的走進一座迷宮,卻很難再一同走出來。

 

 
(3)
 
家明喜歡跑步。
 
他說跑步的時候可能什麼都不想,可以不想煩惱事,不用想過去與未來,不用想七月與安生。
 
他們三人一起去爬山的時候,在後面走著的家明,看見安生一次又一次踩著七月的影子,就像她們十三歲時的玩樂,他比誰都還要清楚,她們兩個是彼此的影子,他深知她們之間的矛盾,卻在自己的矛盾(安生說「你還真矛盾啊」)裡不停轉圈,給玉墜的時候矛盾,在北京遇到安生的時候矛盾。
 
他一直無法為自己下最危險的決定,在最後的攤牌,矛盾如他,還是那個最被動的人,兩個女人給了這個被動男人一次最主動的選擇:七月選擇給了他一個月的時間要他決定,安生選擇不說再見就離開他(因為說了就會真的再見)。他的矛盾,始終都是被動的。去銀行對七月求婚的時候,他非常誠懇,但是主動的七月選擇拒絕,他依舊只能被動的離開,就算知道那是自己的女兒,他只淡淡的說「那我還可以來看孩子嗎」。
 
因為他知道,他這輩子都踩不到七月與安生的影子了。

所以什麼是愛呢?
這個世代我們已經失去下潛的力量,任何有深度的東西都被打上「有害」的標籤。
連好友都勸誡自己要多儲備一點「人畜無害」的談資,以備不時之需。
可我們心裡始終住著一位鮮活的生命,雖然光芒微弱,但支撐起廣大的世界。

 

 
(4)
 
七月是自私的。
 
小時候只吃包子餡,再把包子丟回盤子,明明是那麼聽媽媽的話,但還是忍不住,碎唸著「人吃飯要是能吃自己喜歡的就好」過了數年這句話在她的心裡變成「人要是只能擁有自己最想要的幸福就好了」。她去爬山的時候,說「我最喜歡的兩人都在一起了,我還有什麼必要上去許這個願」,是啊,她當然不用許願,因為幸福就在旁邊,她只要能擁有這樣的友情與愛情,其他的一切就可以通通不用管了吧。
 
她比安生還要早穿上胸罩,她比安生還要早知道,這是追求幸福的手段之一,因為媽媽說「女孩子將來要習慣很多不舒服的事」,在這些不舒服的事物裡,只能一項一項的去尋找,去穩定自己想要的幸福。
 
她當然早就知道安生跟家明的事情,安生離開的時候哀傷哭泣,不光只是為了她而難過,也是為了他而痛哭,但是她從來不說,也絕對不能說,她一直以來都是當那個比較笨,比較木訥,比較不敢去追求幸福的那個影子,但她明明就比紅色的安生聰明多了,而她是一道安穩的藍色。
 
第一次去買胸罩的時候是藍色,安生告訴她「別穿了,體會體會一下什麼是自由」,但她要的不是自由,從始至終,她要的只有幸福。
 
家明喜歡白色的,所以她穿上白色的胸罩,她才不需要什麼需要象徵自己的紅色呢,明明知道她是沒有信心,所以才需要這樣耀眼的顏色來說謊。
 
當她跟安生在家明的家談判時,原本文靜的她終於爆發用力的關上鐵門,她知道自己再也無法當那個笨拙,假裝什麼都不知道的女人了,把所有的難聽話都在安生面前說完後,她崩潰,為了自己的難堪而哭,為了再也無法還原的崩壞而哭。
 
她告訴家明,「我不想跟一個不夠愛我的男人過一輩子」,自私如她,終於明白這樣的幸福根本不是真實的,只有捨棄,才能找回真正的自己。從那個瞬間開始,原本在電影裡大多數都穿上藍色的七月,也漸漸開始穿上了紅色的外套,戴上了紅色的毛帽,不是去追逐穩定的藍色幸福,而是追逐那個原本在追逐自由的紅色安生。
 
因為她知道,自己的自私就是安生,她能擁有的,就只有安生了。

藍色是最溫暖的顏色,藍色也是愛的顏色。
多年後故人相見,若是只剩情慾騷動,留戀肉體的歡愉要如何撐起千日苦境,恕難苟同。
不是階級差異、文化的溝壑使相愛的人分離,愛是亙古存在的古老力量,從不會輕易被磨滅。
我們的對抗的,永遠都是自己。

 

 
(5)
 
2015年,野木亞紀子改編西尾維新的忘卻偵探系列《掟上今日子的備忘錄》時,非常深刻地刻劃了一個用故事來延續生命的角色:推理作家須永晝兵衛。
 
他是一位擁有眾多連載系列作品的暢銷推理作家,當他還是個高中生的時侯,他的初戀朝美小姐在十七歲的時侯就過世了,他看著她,「難道她的生命就只能走到這裡了嗎?」,所以他在自己的故事裡,將她的人生與未來,隨著自己的故事繼續活下去,須永晝兵衛透過這種方式,來延續她的時間,她的人生,她的幸福。
 
 
而七月的影子是安生,安生的影子是七月,誰也離不開誰,就算有一人在她想要的二十七歲走到終點,另一人也會延續她的時間,她的人生,她的幸福。
 
她用七月的名字,寫下《七月與安生》這個故事,擅長說謊的安生,改變了故事裡的人生。因為她知道,七月就是安生,她讓七月擁有自己的紅色,讓她去追逐自己的自由。
 
七月一定會找到自己的幸福,一定會的。

© 本文版权归作者  KKQT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用什麼對抗自己,就要以什麼來妥協。
沒有一種選擇是不需要付出代價的,也沒有一種生活不包括妥協。
你選擇站得越高,就越需要更多的妥協,還有犧牲。
Emma身為藝術家,藝術對於她來說不是吃喝,是呼吸,是生命。
是真真切切的戰爭,沒有硝煙卻同樣狼煙紛爭,同樣的成王敗寇。
卻沒有對錯。

愛情開始時候的美好,關係結束之時的猙獰。
我們在迷宮中,與戀人相遇,分離,重逢,憎惡,原諒。
豐滿自己的歷練,強壯自己的戀人之心。
我們對抗的是做不到「愛是恆久忍耐,又有恩慈。」的自己,
對抗的是做不到「愛是不自誇,不計算得失。」的自己。

渴望愛的人,全都愛的很英勇吧。

本文由杏彩平台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